PIMCO認為全球固定收益投資人增持中國資產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因為中國境內債券市場可望納入多個全球主要參考指數並進一步對全球投資人開放。在以下的訪談內容中,施百麗女士(Kimberley Stafford)、正直知哉先生 (Tomoya Masanao)、Robert Mead先生與張冠邦先生 (Stephen Chang)將探討為什麼PIMCO認為中國債券市場對於全球型投資組合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以及我們將如何協助全球投資人掌握中國債市的投資機會。

問題:為什麼投資人越來越重視中國境內債券市場?

施百麗:中國債券市場的市值約為12兆美元,規模僅次於美國與日本,名列全球第三大債券市場且佔全球債市的比重超過10%。儘管中國離岸債市與境內股市早已對全球投資人開放,但中國境內債市的投資管道受限,因此外資的比重僅僅3%到4%。然而,現在情況正在改變。

中國境內債券市場-尤其是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CIBM)-漸漸地對全球投資人開放。PIMCO認為中國境內債券市場納入新興市場與全球債券參考指數,將吸引更多策略性投資資金的流入。

去年,彭博巴克萊與花旗雙雙將中國納入幾個客製化參考指數與新的子指數,顯示中國境內債市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成果。儘管如此,投資人最關注的莫過於三大參考指數何時將會把中國納入其中:JPMorgan新興市場政府債券全球多元化指數、花旗世界政府公債指數,以及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我們預期未來一到四年內,中國將納入三大指數,屆時光是被動式投資策略便將對中國境內債券市場挹注2,500億到3,000億美元的資金。

PIMCO認為中國不只是全球總經分析的重點,更是長期投資契機的關鍵。有鑑於中國債市可望納入參考指數、市場動能隨之增長,我們持續審慎評估投資風險與潛在影響,致力為新興市場與全球型投資組合擴大投資範疇,為客戶掌握中國債市的投資機會。

問題:全球投資人可透過哪些管道佈局中國債市?

施百麗:中國在2016年開放境外投資人直接投資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CIBM Direct),接著債券通在2017年正式上路。境外投資人可透過這兩種管道買入中國境內債券,且不受額度與外匯限制。PIMCO持續評估這兩種投資管道的投資效率與風險(見下表),並預期債券通將進一步進行細部調整。

PIMCO身為全球資產管理業者,率先於2014年藉由合格境外機構投資人計畫開始佈局中國境內債券市場,並於2017年開始直接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根據我們的經驗,對於全球大多數的境外投資人而言,設立當地帳戶並指定境內債券結算代理機構的流程可能會相當繁瑣。因此,PIMCO主動與客戶及保管銀行合作,在中國債市納入參考指數之前,盡可能提早做好準備。

Investing in China: Evolving Opportunities

問題:PIMCO如何看待中國的總體經濟環境?

Robert Mead:現在,中國擁有數十年來最為強勢的領導階層,為中國開啟龐大的正向發展潛力。整體而言,強勢的領導階層可能會由上而下、更果決地進一步重啟結構性改革。中國政府制訂一致的總經政策,加強對金融體系的管制,並協助重振國營企業。過去五年,中國經濟快速地邁向消費與服務業導向的發展模式,未來轉型的腳步可能會更加快速。儘管面對來自美國的挑戰,中國在工業、服務業、與家庭消費產業集中投入研發資源,並大規模推動科技應用以提升生產力。倘若中國能夠大舉提升生產力並喚醒企業的動物本能,中國實質GDP成長率將上看6.5%至7%。

一如今年柳暗花明的朝鮮半島局勢,中美雙方最終應可針對貿易與地緣政治爭議達成大和解。對比進入選戰模式、只看短期利益的川普政府,中國領導階層眼光看得更加長遠,因此將願意做出技術性的妥協。

在此樂觀的情境下,境外投資組合資金湧入與各國央行增持人民幣外匯儲備,將支持人民幣的表現並推升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角色。

問題:投資人應注意哪些主要風險?

Mead:儘管我們對中國抱持樂觀的看法,但是未來幾年中國仍將面臨多個風險。

首先,中國債臺高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控制債務風險」列為今年首要施政重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的非金融機構負債佔GDP之比重自120%攀升至250%。企業負債佔GDP的比重上升至130%,地方政府的直接負債與或有負債佔GDP的比重亦超過50%。影子銀行背負的龐大負債,更進一步加深中國的系統性風險。儘管如此,中國任用值得信賴的技術官僚-例如劉鶴擔任國務院副總理、易綱接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對此我們樂觀其成。然而,結構不透明、遊走法律模糊地帶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 (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LGFV)是否真如外界想像地毫無違約風險?未來中國景氣循環再次趨緩時,企業違約事件是否會隨之攀升?這些都是值得關注的疑慮。

不動產市場下跌則是另一項主要風險。2017年,中國家庭負債佔GDP的比重為53%。儘管負債比例不算高,但是負債比例與不動產價格同步上揚,確實突顯部分警訊。過去十年,中國家庭負債自8,300億美元成長至6.3兆美元,增長幅度高達700%,令家庭負債相對於都會區可支配所得的比例自0.6倍攀升至1.4倍,且同時期主要城市的房價上漲300%。倘若家庭負債以相同的速度長期成長下去,不動產價格與家庭負債可能會膨脹至驚人的地步。儘管如此,目前中國的房屋庫存量偏低,且房市緊縮政策仍有龐大的鬆綁空間。

第三項風險則是中美對立的情勢升溫。2018年,中美爆發貿易衝突無異是對資本市場的一記當頭棒喝。無論是經濟發展模式或地緣政治利益,中國與美國皆呈現競爭關係,兩國的政治思想與體系亦有著天壤之別。過去20年,中美之間日益深化的依存度未來可能將成為過去式,但是目前雙方還在摸索新的、穩定的平衡點,且考量到川普總統捉摸不定的政策,未來中美兩國的策略算計仍潛藏龐大的誤算風險。

問題:相較於已開發國家,PIMCO如何看待中國境內債券市場的資產評價?

正直知哉:中性的政策利率-意即能夠讓經濟成長維持在長期趨勢、通膨處於目標水準的利率-常作為全球債券評價的計算基礎。2014年,PIMCO提出「新中性」的概念,以此作為評估長期利率走勢的架構。根據「新中性」的概念,我們認為後金融危機時期的中性政策利率將明顯低於歷史水準。以美國為例,我們預估實質中性利率介於0%至1%,債券的名目殖利率相當於2%至3%。

我們持續預期低水準的均衡利率將抑制全球固定收益市場的走勢。我們認為全球固定收益市場將維持區間整理的格局,未來殖利率曲線大致將維持均衡的上檔與下檔風險。

「新中性」的概念或許亦可應用在中國身上,作為基本面分析的依據。儘管如此,我們認為「中性利率」的概念雖然適用於美國與其他已開發國家,但不見得適用於中國。大致上,要以「中性利率」作為債券評價依據的前提,在於央行必須獨立運作、採取典型的貨幣政策,並以政策利率作為主要的控制變數。然而,有鑑於中國人民銀行的體制與政策取向、中國採取金融壓迫的經濟模式,以及未來將長時間漸漸走出金融壓迫的經濟模式,因此「中性利率」可能不適用於評價中國債券。

故此,投資人必須為中國債市建立一套不同的評價模式,同時運用定量與定性的角度分析中國政策。

問題:何處才能發掘最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

張冠邦:中國新一代的領導階層持續推動一致的改革政策。對全球投資人而言,最值得注意的莫過於中國境內債券市場加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

一直以來,無論在人民幣計價的境內債市或美元計價的離岸債市,中國信用市場的發債活動均相當熱絡,令投資範疇持續擴張,涵蓋新的產業、初次發債機構,以及各種資本層級之信用投資工具。我們預期未來幾年中國境內與離岸信用市場仍將維持強勁的發債活動。

我們持續看好中國的消費、科技、與服務業等新經濟產業,並計畫在未來幾年投注更多的時間在中國當地發掘信用投資機會。

儘管如此,有鑑於各個產業面對不同的產業環境與政策,我們預期各個產業的信用資產表現也將大不相同。此外,中國金融體系去槓桿化的同時,中國政府亦將維持整體經濟的穩定性,因此流動性可能會高低起伏。未來,企業基本面惡化與債務違約的情形可能會增加,且中國政府可能會漸進地收回對於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與國營企業的暗示性擔保。有鑑於此,審慎篩選投資標的極為重要。

投資人必須結合中國總經分析與深度的由下而上信用研究。故此,我們持續擴充亞太地區投資團隊,在規模不斷茁壯的亞太市場投入更多資源,為全球客戶發掘更高的投資價值。

Investing in China: Evolving Opportunities

如欲了解哪些長期趨勢將影響全球經濟以及中國所扮演的全球成長角色,請參閱〈中國的平衡任務:逐步去槓桿並保持穩定成長〉。

立刻閱讀

作者

Kimberley Stafford

亞太區主管

Tomoya Masanao

亞太區投資組合管理共同主管

Robert Mead

亞太區投資組合管理共同主管

Stephen Chang

亞洲投資組合經理人

相關文章

注意

所有投資均有風險,可能造成價值損失。投資於債券市場須承受若干風險,包括市場風險、利率風險、發行人風險、信用風險、通貨膨脹風險及流動性風險。大多數債券以及債券策略之價值,均受利率變動所影響。若屬存續期較長債券或債券策略,則其敏感程度與漲跌起伏多半高於較短存續期券種;通常情況下債券價格將在利率揚升期間走跌,且現行低利率環境亦將提高這種風險。目前債券交易對手容量縮減,可能導致市場流動性降低,以及價格波動性增加。債券投資日後一旦贖回,其價值可能高於或者低於原始購債成本。投資於以外幣計價及/或在海外註冊的證券可能因 匯率波動而涉及較大風險,亦可能涉及經濟和政治 風險;若投資於新興市場,有關風險可能 更高。未經管理之指數僅供參考,無法做為直接投資對象。

概不保證相關投資策略必然適用於所有市場狀況,或適合所有投資人;個別投資人應先評估自身的長期投資能力,尤其是在市場下跌期間。投資人在作出投資決策前,應先諮詢投資專業意見。

本資料包含了基金經理人的見解,相關見解可能有所異動,恕不另行通知。資料內容發布僅供資訊參考之用,不應視同投資建議,亦不得視為推薦或背書任何特定證券、策略或投資產品。投資人不可直接投資於非管理式的指數。文中資訊來源之可靠程度均已經過研判,惟不保證必然無誤。

品浩太平洋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獨立經營管理 | 本境外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均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任何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申購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高收益債券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高收益債券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能承受較高風險之非保守型投資人。本基金持有衍生性商品之總部位,依愛爾蘭中央銀行規定之方式計算可達基金淨資產價值之100%,可能造成基金淨值高度波動及衍生其他風險。基金投資涉及投資新興市場部份,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此外,依金管會規定,境外基金投資於中國大陸證券市場僅限掛牌上市有價證券及銀行間債券市場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10%;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大陸及香港,基金淨值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地區之法令、政治或經濟環境改變而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中查詢。本公司地址為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68號40樓,電話: (02) 8729-5500,經主管機關核准之營業執照字號為(107) 金管投顧字第001號。 PIMCO僅針對符合資格之機構及投資人提供服務。對於任何非法或未獲授權司法管轄區之任何人士,本資料概不構成任何要約。資產管理服務及投資產品概不針對未獲授權向其提供有關服務及產品的人士而供應或發行。未經明確書面同意,嚴禁採取任何形式重製或在任何其他刊物引述或摘用本資料任何內容。本文為中文版本之翻譯評論僅用於提供資訊。翻譯之內容本質上或有定義未能完全符合原文之處,原始之英文文件將作為澄清定義之主要文件。PIMCO是Allianz Asset Management of America L.P.在美國和全球各地的商標。品浩是Allianz Asset Management of America L.P.在亞洲各地的註冊商標。THE NEW NEUTRAL (新中性) 是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 LLC在美國和全球各地的商標。© 2018年,PIMCO版權所有。

XDismiss Next Article
PIMCO

TW

unidentified

[變更]

訂閲
Please input a valid email address.
關注PIMCO:

    資料來源:PIMCO、晨星、基準指數數據供應商。

    PIMCO Funds: Global Investors Series plc 是一家傘型基金形態之可變資本開放式投資公司,並根據愛爾蘭法例以註冊編號276928註冊成立之有限責任公司。

    除非特別註明全名,否則本網站所提及之「品浩」、「PIMCO」、「我們」均係泛指 PIMCO 集團整體,而非單指品浩太平洋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本境外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均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台端有責任了解及遵守任何相關司法管轄區域的所有適用法律及規則。

    根據可轉讓證券集體投資計劃(UCITS)規例成立的傘型基金,旗下會再有不同的基金投資於多種投資項目,包括但不限於固定收益工具、證券及金融衍生工具。每檔基金均有不同的投資目標及/或風險概況。

    基金可主要投資於不同類型的固定收益工具。

    基金可廣泛地投資於或會涉及額外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槓桿及波動性風險)的金融衍生工具。

    部份基金或會廣泛地使用衍生工具以實現投資目標,包括較為複雜的衍生工具,這可能導致基金資產淨值的波動性增加。在不利情況下,基金使用衍生工具作對沖目的或會變得無效,而基金可能因此蒙受重大損失。使用衍生工具可能導致槓桿、流動性、交易對手及評價風險上升。部份基金可投資於高收益證券,與評級較高的證券比較,其潛在的價格波動可能較高,而流動性可能較低。該等投資須承受利率、信貸及降級風險。部份基金或須承受投資於可能較為波動的新興證券市場及新興市場貨幣的風險,以及投資於單一或限量市場或行業的集中風險。

    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高收益債券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高收益債券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能承受較高風險之非保守型投資人。

    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投資人於配息時應注意基金淨值之變動。就收息強化股份而言,本基金得依裁量從本金中支付股息,並計算股份類別貨幣對沖所產生的收益率差額(構成以本金分配)。收息強化股份應支付的管理費及其他費用亦可從收息強化股份的本金中扣除,導致用作分配股息的可分配收入增加,因此,收息強化股份實際上可能是從本金中撥付股息。這可能導致收息強化股份的每股資產淨值即時減少。數據以最近曆年年底以來的分配為基礎,並不包括特別現金股息。配息型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且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基金近12個月內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查詢。涉及從基金本金中支付配息的任何分配,或會導致基金每股資產淨值立即下降。基金投資所涉及的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波動性及槓桿風險)可能導致台端損失部份或全部投資金額。匯率相關費用可能對基金淨值或收益產生不利影響。

    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任何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基金係經專案豁免持有衍生性商品限制之基金。由於使用衍生性商品可能產生額外的部位風險造成基金淨值高度波動及衍生其他風險,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金、多元收益債券基金、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總回報債券基金、美國高收益債券基金、全球實質回報債券基金、全球投資級別債券基金、美國股票增益基金、全球債券(美國除外)基金、全球債券基金及歐元債券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相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可供比較之指標投資組合之VaR值的兩倍。短年期債券基金、絕對收益債券基金及動態多元資產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絕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基金投資涉及投資新興市場部份,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此外,依金管會規定,境外基金投資於中國大陸證券市場僅限掛牌上市有價證券及銀行間債券市場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大陸及香港,基金淨值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地區之法令、政治或經濟環境改變而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http://www.pimco.com.tw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http://www.fundclear.com.tw查詢。

    在極端情況下,基金的價值可能顯著低於投資本金,而在最壞的情況下,甚至可能失去全部投資價值。

    投資涉及風險,台端的投資可能會蒙受重大損失。投資價值及其任何收入可升可跌。

    投資人不應單憑本網站資料而作出投資決定。

    除非向台端銷售的中介人認為有關產品適合台端,並已說明產品如何符合台端的投資目標,否則台端不應作出投資。

    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的保證或可靠指標,且不保證未來將可取得類似的回報。

    A company of Allia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