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聯準會風向轉變 但仍與政策框架一致

在本篇訪談中,我們探討了為何貨幣政策官員可能較預期更早升息的訊息,反映出聯準會在應對通膨預期改變時,更懂得順勢而為。

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6月的會議中,討論縮減購債的可能方案,並上調利率路徑預測。自此之後,許多投資人即對聯準會在2020年8月貨幣政策新框架的承諾,提出質疑,其中包括允許通膨超過目標水平。

我們認為FOMC成員的看法,仍與去年8月的政策框架一致。事實上,近期長期通膨預期增溫,意味著2023年及2023年以後,聯準會更不需要放任通膨超過目標範圍。

儘管如此,面對近期通膨攀高的情況,市場對未來通膨預期的看法,比原先估計的更快出現調整,說明市場這些通膨攀升的現象僅為暫時性的。因此,我們認為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展望也隨之出現某些變化是必然的。但是,是否需要針對市場近期的發展,採取過於激烈的投資組合調整,我們也持保留態度。

在本篇訪談中,Tiffany Wilding論及PIMCO對重要議題的看法和對貨幣政策的影響。

問:FOMC 6月會議有何重大進展?

答:首先,鮑威爾主席指出,FOMC已開始討論終止聯準會購債計畫的可能方案。這是預料中事。

其次,經濟預測摘要(Summary of Economic Projections)顯示,FOMC 17位與會成員中,至少有12位上調利率路徑預測,致使2023年的利率中位數上升50個基點。該變化幅度大於預期,重要的是,2023年的失業率與通膨率預估值,卻只有小幅調整,顯示聯準會不再把 2023 年及2023年以後的通膨超標為目標。

問:如果通膨上揚是暫時,為何官員們對升息時間點的看法出現這麼大的變動?

答:某些評論家指出,此改變讓人質疑聯準會對新貨幣政策框架中改以「平均通脹目標」(容許通膨在一段時間超過2%,只要長期平均仍維持2%即可)為政策核心的做法生變;但其他人士則堅稱,FOMC成員並未放棄這項策略,而是在執行上採取相對較短的觀察期間來計算通膨平均值。這個說法確實其來有自,平均通膨率相較2%的目標值(以聯準會偏好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通膨為基準),在過去10或20年期間的落差為0.2至0.3個百分點,亦即通膨率平均來說低於聯準會2%目標值;但如果縮短觀察期間,則落差就變小了:過去5年的落差為0.1個百分點,過去3年則是0,後者代表聯準會已達標。

我們認為,兩種看法都不盡然正確。雖然我們認同近期高於2%的通膨,減少了需要放任通膨攀高,以”彌補”過去一段時間低於目標通膨的情況,但這些論點忽略了聯準會新策略的一項關鍵元素:市場對通膨預期的重要性。

用最簡單的話來說,聯準會採行新策略的目的,在於重新錨定通膨預期。讓通膨超漲,以彌補過往超跌的想法,奠基於以下觀察: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通膨低於目標的情況,延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因而直接造成長期通膨逐漸走低(請參閱我們近期的部落格文章「重新調整通膨預期」)。

應對實際通膨走勢,市場的長期通膨預期會多快出現變化,仍存在許多不確定性,這使FOMC一直以來,在容忍膨超標多少和多久的問題上,都刻意含糊其辭。

行為經濟學家認為,人們如何看待通膨預期,與此人的生命週期有關,所以年長者的僵固性很高,不會因為通膨預期而調整自己的行為,而年輕人則相對調整得較快。與之相符的是,我們發現,實際通膨的滾動平均值,會緊跟著長期通膨預期。

觀察過去幾個月的表現,儘管目前的通膨上揚屬短暫性質,長期預期卻走升得很快。舉例來說,聯準會的共同通膨預期指數(CIE),已反彈至歷史區間的中間水位(詳附圖)。因此,中期而言,聯準會已不需要超標的通膨,因為市場的預期已經改變了。

聯準會風向轉變 但仍與政策框架一致

問:針對通膨預期更快速的隨近期通膨調整的現象,是否有更廣泛的影響?

答:是的。因長期通膨預期對近期通膨實際情形的調整相對快速,如果近期的通膨上升如我們所預期般僅為暫時性的,則未來長期通膨預期,迅速走低的機率也會更高。

用更廣的角度來看,以通膨預期能快速地因應實際通膨趨勢做出變化為前提來設定的貨幣政策,本身就比假設通膨預期具有很高僵固性的環境下所制定的貨幣政策,更具波動性。

問:6月會議有改變PIMCO對貨幣政策展望的看法嗎?

答:不盡然。6月之前,我們原本預期聯準會將在2023年下半年的某個時間點,宣布首次升息(請參閱我們近期的週期市場展望「通膨拐點」)。這次經濟預測摘要的修訂,顯示聯準會官員目前的方向,更與我們的看法一致。

不過,我們認為,此次FOMC的與會成員修訂利率路徑,的確升高了可能在9月就宣布縮減購債的風險。如今有7位與會成員認為,可以在2022年就開始升息,並希望FOMC能早一點宣布縮減購債計畫、快一點執行,這比我們現階段預估的時程要早;我們預估聯準會宣布縮減計畫的時間點落在FOMC今年12月的會議,執行期間則從2022年1月持續至8月。

問:萬一通膨在勞動市場回復到疫情前的水平之前,都依然居高不下呢?

答:如果處於這種情境,聯準會料將修訂其充分就業的估計值,並開始升息。

鮑威爾主席近期在捍衛超寬鬆貨幣情勢時,強調目前就業數據遠低於疫情前水平。只不過,FOMC從未正式設定過一個就業目標數字,因為充分就業無法直接衡量,會隨時間變化,主要是受到非貨幣性因素的影響,包括人口結構改變、勞動人口教育程度、勞動市場摩擦及科技變革等。

我們很難確定,新冠疫情對充分就業水平的影響到底有多大。舉例而言,就業數據下滑,有可能源於疫情推升了退休比率,也有可能因為持續的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勞動人口中長期失能比率上升。但另一方面,聯邦政府側重把勞工--尤其是女性--重新帶回勞動市場的政策,包括撫養子女稅額抵減...等,長期而言,或許能改善主要工作年齡的勞動參與率。

問:寬鬆貨幣政策退場,最可能的退場順序為何?

答:回顧聯準會上一次的政策正常化行動,首先是減少每月購買公債與機構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的額度,接著是終止購債,但繼續將到期證券的本金進行再投資。然後開始升息,最後當利率剛剛突破1%時,著手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以逐步且可預測的方式,停止再投資。

因為最近一次的政策正常化程序,被視為成功之舉,我們預期聯準會應會再次援用此法。

問:聯準會有可能在還沒終止購債前就先升息嗎?

答:我們認為應該不會。由於擔心通膨快速走升,將使高度寬鬆貨幣政策有必要盡速退場,因此,確實有些人建議聯準會應在完全終止公債,與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購買計畫前就升息。我們對於採取這種政策存疑,理由在於:

  1. 當聯邦資金利率處於有效下緣區間時,若在終止購債之前就升息,會降低量化寬鬆作為寬鬆工具的成效。透過資產購買計畫來寬鬆金融情勢,絕大部分是著眼於其具有錨定利率預期的作用。然而這特性奏效的關鍵,在於市場認為央行會先終止購債再升息。
  2. 有人認為這種偏離正規和可預測路徑的作法,對債市的衝擊程度會比較小,然而這樣的論點很難讓人信服。要是聯準會邊升息還邊持續擴大資產負債表,則勢必得加大升息幅度,才足以抵銷資產負債表持續寬鬆的程度。加速升息,對債市而言會是個意外,而其引發的利率預期重新定價,可能與聯準會突然結束購買的殺傷力一樣。
  3. 就算我們假設聯準會透過持續購債管理長天期的利率水準,聯準會能否妥善控制縮緊的金融情勢,仍是個變數,何況貨幣與外匯市場,也有可能出現過度的升值反應。

退一步來看,要是通膨促使金融情勢趨緊的程度必須更大、速度必須更快,那麼落實這項政策的必要條件是擾亂債券市場。央行官員(和市場參與者)得先準備好面對這個令人不安的事實。

請參閱PIMCO通膨網頁,深入了解通膨前景與投資啟示。

作者

Tiffany Wilding

北美經濟學家

檢視個人檔案

Latest Insights

相關文章

注意

過往績效並非未來結果之保證或可靠指標。

投資於外幣計價及/或在海外註冊的證券,可能因匯率波動而涉及較大風險,亦可能涉及經濟和政治風險,若投資於新興市場,相關風險可能更高。投資於債券市場須承受若干風險,包括市場風險、利率風險、發行機構風險、信用風險、通貨膨脹風險及流動性風險。大多數債券以及債券投資策略之價值會受到利率變動的影響。若屬存續期較長的債券或債券策略,其敏感度與波動性大多高於存續期較短的券種;當利率走升,債券價格通常會下跌,且低利率環境亦提高此風險。債券交易參與量減少,可能導致市場流動性降低,以及價格波動加劇。債券投資贖回時,其價值可能高於或低於原始購債成本。 不動產抵押貸款和資產擔保證券可能對利率變動表現敏感,或須承受提早還款風險;儘管該類證券通常由政府、政府機構或私人提供擔保,但不保證擔保人必然履行相關責任。多元配置概不擔保絕無損失。

有關金融市場趨勢或投資組合策略的陳述與聲明,均以當前市況為準,市場狀況仍將有所波動。概不保證相關投資策略必然適用於任何市況,或適合所有投資人。個別投資人應自行評估個人長期投資能力,尤其是在市場下跌期間。投資人做出投資決策前,應先諮詢投資專業人士之意見。展望及策略有可能變動,恕不另行通知。

PIMCO僅向符合資格的機構、金融中介機構及機構投資人提供服務。個別投資人應諮詢財務專業意見,根據自身財務狀況做出最適合的投資選擇。本資料包含了作者的見解,但未必完全合乎 PIMCO 看法,內容如有異動恕不另行通知。本資料之發布僅供參考之用,不應視同投資建議,亦不得視為推薦特定證券、策略或投資產品。本文資訊均得自經研判為可靠之來源,惟不保證必然正確無誤。未經明文書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複製或在其他刊物引述本資料的任何內容。PIMCO是Allianz Asset Management of America L.P.在美國和全球各地的商標。品浩是Allianz Asset Management of America L.P.在亞洲各地的註冊商標。©2021, PIMCO.

CMR2021-0630- 1706198

June FOMC Meeting: Flexible Expectations Targeting
XDismiss Next Article
PIMCO

TW

unidentified

[變更]

訂閲
Please input a valid email address.
關注PIMCO:

    資料來源:PIMCO、晨星、基準指數數據供應商。

    PIMCO Funds: Global Investors Series plc 是一家傘型基金形態之可變資本開放式投資公司,並根據愛爾蘭法例以註冊編號276928註冊成立之有限責任公司。

    除非特別註明全名,否則本網站所提及之「品浩」、「PIMCO」、「我們」均係泛指 PIMCO 集團整體,而非單指品浩太平洋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本境外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均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台端有責任了解及遵守任何相關司法管轄區域的所有適用法律及規則。

    根據可轉讓證券集體投資計劃(UCITS)規例成立的傘型基金,旗下會再有不同的基金投資於多種投資項目,包括但不限於固定收益工具、證券及金融衍生工具。每檔基金均有不同的投資目標及/或風險概況。

    基金可主要投資於不同類型的固定收益工具。

    基金可廣泛地投資於或會涉及額外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槓桿及波動性風險)的金融衍生工具。

    部份基金或會廣泛地使用衍生工具以實現投資目標,包括較為複雜的衍生工具,這可能導致基金資產淨值的波動性增加。在不利情況下,基金使用衍生工具作對沖目的或會變得無效,而基金可能因此蒙受重大損失。使用衍生工具可能導致槓桿、流動性、交易對手及評價風險上升。部份基金可投資於高收益證券,與評級較高的證券比較,其潛在的價格波動可能較高,而流動性可能較低。該等投資須承受利率、信貸及降級風險。部份基金或須承受投資於可能較為波動的新興證券市場及新興市場貨幣的風險,以及投資於單一或限量市場或行業的集中風險。

    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高收益債券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高收益債券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能承受較高風險之非保守型投資人。

    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投資人於配息時應注意基金淨值之變動。就收息強化股份而言,本基金得依裁量從本金中支付股息,並計算股份類別貨幣對沖所產生的收益率差額(構成以本金分配)。收息強化股份應支付的管理費及其他費用亦可從收息強化股份的本金中扣除,導致用作分配股息的可分配收入增加,因此,收息強化股份實際上可能是從本金中撥付股息。這可能導致收息強化股份的每股資產淨值即時減少。數據以最近曆年年底以來的分配為基礎,並不包括特別現金股息。配息型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且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基金近12個月內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查詢。涉及從基金本金中支付配息的任何分配,或會導致基金每股資產淨值立即下降。基金投資所涉及的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波動性及槓桿風險)可能導致台端損失部份或全部投資金額。匯率相關費用可能對基金淨值或收益產生不利影響。

    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任何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基金係經專案豁免持有衍生性商品限制之基金。由於使用衍生性商品可能產生額外的部位風險造成基金淨值高度波動及衍生其他風險,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金、多元收益債券基金、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基金、總回報債券基金、美國高收益債券基金、全球實質回報債券基金、全球投資級別債券基金、美國股票增益基金、全球債券(美國除外)基金、全球債券基金及歐元債券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相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可供比較之指標投資組合之VaR值的兩倍。短年期債券基金、絕對收益債券基金及動態多元資產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絕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基金投資涉及投資新興市場部份,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此外,依金管會規定,境外基金投資於中國大陸證券市場僅限掛牌上市有價證券及銀行間債券市場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大陸及香港,基金淨值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地區之法令、政治或經濟環境改變而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http://www.pimco.com.tw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http://www.fundclear.com.tw查詢。

    在極端情況下,基金的價值可能顯著低於投資本金,而在最壞的情況下,甚至可能失去全部投資價值。

    投資涉及風險,台端的投資可能會蒙受重大損失。投資價值及其任何收入可升可跌。

    投資人不應單憑本網站資料而作出投資決定。

    除非向台端銷售的中介人認為有關產品適合台端,並已說明產品如何符合台端的投資目標,否則台端不應作出投資。

    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的保證或可靠指標,且不保證未來將可取得類似的回報。

    A company of Allia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