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觀點

轉型時代下的新興市場

市場顛覆趨勢加速,徹底轉變總經環境,我們預計新興市場將面臨更多波動,亦蘊藏更多投資機會。

疫情的推波助瀾下,諸多長期趨勢正在顛覆全球總經環境,我們因此更新新興市場的評估框架,藉此衡量其投資風險與機會。

回顧過去20年,新興市場通常是「條件接受方」,每個國家或多或少受到中國經濟成長態勢與美國利率走勢的牽動。但我們認為,這些傳統外在因素的重要性將逐漸降低。我們預計,中國在GDP成長減緩的情況下,對新興市場經濟週期的影響力將鈍化。而美國利率處於「長期低檔」的環境,預計削弱聯準會影響資金流入新興市場的能力。

展望未來,我們認為新興市場可能面臨幾個更為複雜的外在驅動因素,包括中美對立氣氛、氣候變遷與因應措施、科技迅速普及、政治民粹主義等。PIMCO (品浩) 在9月長期展望論壇已討論這些因素,與會人士包括PIMCO全球投資組合管理團隊,以及在經濟學與公共政策領域享負盛名的演講嘉賓 (有關成熟市場的討論,請參閱長期展望報告〈轉型時代〉)。我們預計,衡量新興市場國家對上述顛覆因素的敏感度,將愈來愈重要。

受到顛覆因素的影響,全球經濟成長預計呈波動態勢,且同步程度降低,各國的投資機會將逐漸出現差異。若以過去10年當成評價與未來報酬的參考指標,效果恐怕不佳。考量這些顛覆因素將影響不同的新興市場經濟體與資產類別,主動型基金經理人若能了解其中關係,將有助於評估風險溢酬。長期展望論壇中,來自阿根廷與巴西的講者均認為兩國資產具有吸引力,即是明證。

初始情況

跟多數國家一樣,新興市場公共債務在疫情期間激增至歷史新高,但疫情並未大幅衝擊新興市場的整體資產負債表。多數債務仍以當地貨幣計價為主 (外幣計價是過去多次危機的導火線) ;民間借貸總額並未增加;通膨似乎仍然緩和。儘管公共債務水準上升,但在全球處於低利率環境的背景下,新興市場的償債成本未來預計有限。有鑑於此,我們預計多數新興市場國家將能維持良好信用。

長期而言,更關鍵的問題在於:經濟成長前景有何風險?

乍看之下,經濟前景並無大幅變動,至少相較於1980年代以來的長期趨勢是如此。我們採用「新興市場總經風險指數」,評估40個國家的主要經濟與財務變數後發現,相較於過去20年 (包括新冠疫情期間),新興市場的平均經濟成長性並無明顯轉變。

然而,即使經濟有支撐力道,我們發現兩個潛在問題。首先,各區域的差異程度更加極端。我們認為,拉丁美洲、中國與非洲的經濟成長風險加劇,而新興歐洲和亞洲 (不含中國) 的成長前景則有所改善。

第二,在這些風險指標背後,不乏壓力跡象 (見圖1)。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多,加上疫苗接種計畫延宕,導致社會大眾不滿與失業率攀升,似乎已削弱生產力增勢,家庭所得亦被食品與能源成本攀升所擠壓。我們認為許多國家必須調整經濟成長模式,成果可能好壞互見。

轉型時代下的新興市場

長期驅動因素

在長期顛覆力量紛陳的背景下,我們採取謹慎態度,試著判別市場的風險與潛在機會。下文逐一探討各個長期顛覆因素帶來的風險與機會。這些因素包括:1) 中國經濟成長腳步減緩;2) 政治民粹主義;3) 氣候變遷與減緩措施;4) 科技快速普及。我們認為必須以這個框架逐一檢驗各國,藉此鎖定長期的潛在投資機會。

中國減速成長,經濟體質轉弱

中國與美國的對立關係不斷演變,若干長期影響在過去一年更加明顯。中國政府似乎逐漸推動經濟轉型,先前以舉債與投資導向的高速成長為主,轉而追求較慢但更普惠的經濟成長,背後的可能原因不乏美國對中採取圍堵政策。我們認為,中國的經濟轉型將衝擊高度仰賴中國需求的國家,直接的影響是出口降低,間接的影響則是大宗商品跌價。非能源大宗商品出口國受到的衝擊預計最大。

在中國設法抑制債務水準與房地產投資的背景下,全球前景可能面臨重大風險。倘若此舉造成典型的經濟衰退,則中國可能讓貨幣貶值,刺激國內經濟。貨幣貶值預計形成通縮效應,蔓延至全球經濟,並為整體新興市場貨幣帶來下滑壓力。

另一方面,正如日本經濟在1990年代減緩後,內部成長態勢重新調整,貿易順差亦縮小,我們亦不排除中國出現類似趨勢的可能性。1990年,日本經濟正值榮景尾聲,占全球經濟成長率的24%,1990年代下滑至僅1%。然而,全球經濟成長率大致未受影響,因為歐美經濟成長加速,抵銷日本經濟跌勢。倘若中國把經濟重點從投資轉到消費,亦即減少出口而增加進口,則全球經濟亦可能出現類似消長。

全球經濟的供給面亦是值得思考的一環。隨著歐美國家對中國產業政策的反彈聲浪明顯增加,中國企業可能轉向區域型供應鏈,造成科技產業的貿易壁壘,進而危及許多經濟體當中成長最快速的產業。

孰是贏家孰是輸家,現階段尚不明朗,但這股轉變趨勢預計亦會造成各國的長期經濟前景分歧。舉例而言,越南成功吸引全球部分供應鏈前往設廠,其他國家紛紛努力效仿。我們預期亞洲表現不俗,但拉丁美洲亦有機會,我們會密切關注。

所得不均與民粹主義的影響

我們對新興市場長期趨勢的討論集中在民粹主義的潛在衝擊,結論偏向悲觀。儘管中國與美國皆開始因應所得差距擴大的問題,但我們預計,多數新興市場國家之間、以及新興市場國家與成熟市場之間的不平等問題,在未來10年將逐漸惡化。

政治分化 (而非民粹主義) 被視為可能是地方性現象,往往會導致政府更不容易在必要的結構性改革取得共識。我們的經濟論壇講者指出,唯有民粹主義走到窮途末路之後,政治極端才會回歸到中間路線,至少在拉丁美洲是如此。對主要以當地貨幣舉債的新興市場國家而言,民粹主義預計需要更久的時間才會遇到撞牆期。

人口組成是值得關注的一個變數。跟成熟市場國家一樣,部分亞洲國家與新興歐洲國家亦面臨人口高齡化的挑戰。拉丁美洲、非洲與南亞的人口相對年輕,通常與經濟成長較快劃上等號,但在成熟市場保護主義抬頭與製造業日益自動化的背景下,這些國家的人口利多亦可能造成社會動盪加劇。舉例來說,即使是智利與秘魯這兩個我們認為的新興市場模範生,亦飽受民粹主義所苦。在最好的情況下,即使對於擁有年輕人口的國家而言,亦預計有好有壞。各國再度採取非常規政策的風險有升溫跡象。

有鑑於此,我們認為投資分析流程更有必要納入早期預警指標,判斷哪些低評等的邊境市場可能淪為「硬違約」。同樣地,未來也有必要了解國際貨幣基金 (IMF) 和其他官方貸款機構的行為,尤其是它們現在更願意接受預防性的主權債務重組,以及更常使用資本管制措施。

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

我們認為,新興市場是受到全球暖化衝擊最深的國家,若能加速從棕色能源轉型到綠色能源,或可成為最大的受惠者。隨著ESG投資趨勢逐漸崛起,我們將密切關注「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它的意思是指,新興市場流入資金所挹注的對象,必須是潛在經濟衝擊最大與潛在綠能效益最大的國家、產業與個人。我們認為這個理念愈來愈受到投資人認同。

過去10年,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相關投資不足,民間與政府如果加大乾淨能源的投資力道,預計成為一股重要的驅動力量。對某些國家而言,綠能轉型的規模可望帶來正面的需求衝擊,正如2000年代初中國經濟榮景的影響一樣,但這股熱潮預計更為長久,且範圍更為聚焦。包括再生能源、電動車、氫能、碳捕捉在內的綠能技術,金屬密集度通常高於化石燃料,因此綠能轉型可望推升主要金屬的需求,包括銅、鎳、鈷與鋰。我們將密切關注哪些國家與企業可望成為最大受惠者 (見圖2)。

轉型時代下的新興市場

值得注意的是,從棕色能源轉型到綠色能源的過程,甚至可能有利於部分低成本的能源生產國。在成熟市場國家當中,新增棕色能源投資計畫面臨反對聲浪,造成碳排能源供給相對於需求加速的彈性變小。隨著油價攀升,新興市場中成本最低的能源生產國,有機會交出亮麗的經濟成長與財政成績單。

儘管氣候變遷減緩亦可能是利空因素,危及化石燃料密集度較高的製造商,但我們並不過度擔心。根據目前時間表,這些風險尚在初期形成階段,預計在我們的長期展望期間很久後才會顯現。

然而,上述的轉型成本預計造成許多新興市場的能源價格攀升,且考量能源對糧食生產的重要性,食品價格亦會增加。有鑑於此,我們預計通膨波動程度將拉大,而貨幣政策兩大目標 (穩定通膨與充分就業) 之間的關係亦將更為緊張。新興市場的通膨率可能更加分歧,這點亦可能是主動型基金經理人績效差異化的一大原因。

新興科技加速普及

隨著自動化趨勢加速,預計衝擊低附加價值產能與低階技術勞工就業。失業率一旦增加,政府又無法將勞動力分配其他產業,可能會導致社會動盪。對許多新興市場國家而言,旨在穩定總經環境的改革計畫在疫情前似乎已經無疾而終。在失業率處於高檔與綠能轉型導致成本攀升的情況下,政府要通過改革案預計難上加難。

然而,我們認為,新興市場將能大幅受惠於數位化加速趨勢。無論是使用科技工具提供公共服務,或是擴大民眾借貸管道,達到普惠金融 (financial inclusion),我們認為科技加速普及對多數新興市場將是利多。能否提供機會給受到衝擊的產業與民眾,預計是主要考驗。

投資結論

新興市場的投資評估框架可能展開新頁。

當然,並非所有環節都出現變動。儘管疫情導致政府債務增加,但我們認為,外債將大致維持不變,只是低違約風險國家與一小群高風險國家的差距將會拉大。

我們認為,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持續蘊藏多元的投資機會。這裡通常存在較大的風險溢酬,因為傳統的經濟成長模式遭到顛覆,且低通膨無法再被視為常態。

我們預計,以當地貨幣舉債的國家將利用匯率做為主要減壓閥。

但短期而言,如果為了抵銷財政風險而緊縮貨幣,可能會形成匯率升值的強大催化劑,即便升值會減緩經濟成長。

較低評等的邊境市場國則有所不同。對這些國家而言,我們認為將採用具有多邊資金支持的方案,有些國家甚至會讓外債違約。我們的投資框架納入這些「黑洞」風險。但隨著新興市場決策當局再度採取各種形式的資本管制和非常規的市場干預,投資人應該更加重視流動性和政策風險。

儘管亞洲相對缺乏風險溢酬,但我們認為亞洲未來的投資機會更加多元,因為亞洲同步調整供應鏈、升級附加價值產能、限制在中國某些領域的過度投資。

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新興市場風險溢酬優異,但未來不乏高度波動。儘管論壇講者預計拉丁美洲的情況會先惡化再回升,但同時發現,當地貨幣與外幣計價債券的風險溢酬具有吸引力。


i 國際貨幣基金

作者

Gene Frieda

全球策略師

Pramol Dhawan

新興市場投資組合管理團隊主管

相關文章

注意

所有投資均有風險且可能造成損失。投資於外幣計價及/或在海外註冊的證券可能因匯率波動而涉及較大風險,亦可能涉及經濟和政治風險,若投資於新興市場,相關風險可能更高。匯率可能會在短期內大幅波動,且可能降低投資組合之報酬。投資於債券市場須承受若干風險,包括市場風險、利率風險、發行機構風險、信用風險、通貨膨脹風險以及流動性風險。大多數債券以及債券投資策略之價值會受到利率變動的影響。若屬存續期較長的債券或債券策略,其敏感度與波動性大多高於存續期較短的券種;當利率走升,債券價格通常會下跌,且低利率環境亦提高此風險。債券的交易參與量縮減,可能導致市場流動性降低,以及價格波動加劇。債券投資贖回時,其價值可能高於或低於原始購債成本。

有關金融市場趨勢的陳述與聲明,均以當前市況為準,往後的市場狀況仍將有所波動。概不保證相關投資策略必然適用於任何市況,或適合所有投資人。個別投資人應自行評估個人長期投資能力,尤其是在市場下跌期間。投資人做出投資決策前,應先諮詢投資專業人士之意見。展望及策略均有可能變動,恕不另行通知。

PIMCO僅向符合資格的機構、金融中介機構及機構投資人提供服務。個別投資人應諮詢財務專業意見,根據自身財務狀況做出最適合的投資選擇。本資料包含基金經理人見解,相關見解可能有所異動,恕不另行通知。本資料之發布僅供資訊參考之用,不應視同投資建議,亦不得視為推薦任何特定證券、策略或投資產品。本文資訊均得自經研判為可靠之來源,惟不保證必然無誤。未經明文書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複製或在其他刊物引述本資料的任何內容。

PIMCO

TW

unidentified

[變更]

訂閲
Please input a valid email address.
關注PIMCO:

    資料來源:PIMCO、晨星、基準指數數據供應商。

    PIMCO Funds: Global Investors Series plc 是一家傘型基金形態之可變資本開放式投資公司,並根據愛爾蘭法例以註冊編號276928註冊成立之有限責任公司。

    除非特別註明全名,否則本網站所提及之「品浩」、「PIMCO」、「我們」均係泛指 PIMCO 集團整體,而非單指品浩太平洋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本境外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均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台端有責任了解及遵守任何相關司法管轄區域的所有適用法律及規則。

    根據可轉讓證券集體投資計劃(UCITS)規例成立的傘型基金,旗下會再有不同的基金投資於多種投資項目,包括但不限於固定收益工具、證券及金融衍生工具。每檔基金均有不同的投資目標及/或風險概況。

    基金可主要投資於不同類型的固定收益工具。

    基金可廣泛地投資於或會涉及額外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槓桿及波動性風險)的金融衍生工具。

    部份基金或會廣泛地使用衍生工具以實現投資目標,包括較為複雜的衍生工具,這可能導致基金資產淨值的波動性增加。在不利情況下,基金使用衍生工具作對沖目的或會變得無效,而基金可能因此蒙受重大損失。使用衍生工具可能導致槓桿、流動性、交易對手及評價風險上升。部份基金可投資於高收益證券,與評級較高的證券比較,其潛在的價格波動可能較高,而流動性可能較低。該等投資須承受利率、信貸及降級風險。部份基金或須承受投資於可能較為波動的新興證券市場及新興市場貨幣的風險,以及投資於單一或限量市場或行業的集中風險。

    績效指標

    除非經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所載明,否則此處提及之績效指標或指數並非作為基金的主動式管理之用,尤其是不作為績效比較之用。

    若公開說明書和投資人須知載明績效指標時,績效指標可能作為基金主動式管理過程的一部分,包括但不限於存續期對照,以及作為基金尋求超越其表現之績效指標、績效比較與/或相對風險值衡量之用。此處引述之指數或績效指標,若其未被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所引述,則純屬說明或提供資訊之用 (例如提供一般金融資訊或市場背景),並非作為績效比較之用。欲瞭解更多細節,請聯絡品浩太平洋投顧。

    相關性

    如「績效指標」所述,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如有載明績效指標時,績效指標可能用於作為基金主動式管理過程的一部分。於此等情形下,基金所投資之部分證券可能為績效指標的成分證券,且可能與績效指標之權重類似,且基金有時可能會與績效指標的表現呈高度相關性。然而,績效指標並不用於定義基金的投資組合組成,且基金可能全部投資於未納入績效指標成分的證券。

    投資人須注意,基金可能偶爾會與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未提及的一個或多個金融指數呈高度相關性。此類相關性可能屬於偶然,或可能源自於金融指數或許代表本基金所投資的資產類別、市場領域或地理位置,或使用類似於管理本基金所運用的投資方法。

    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高收益債券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高收益債券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能承受較高風險之非保守型投資人。

    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投資人於配息時應注意基金淨值之變動。就收息強化股份而言,本基金得依裁量從本金中支付股息,並計算股份類別貨幣對沖所產生的收益率差額(構成以本金分配)。收息強化股份應支付的管理費及其他費用亦可從收息強化股份的本金中扣除,導致用作分配股息的可分配收入增加,因此,收息強化股份實際上可能是從本金中撥付股息。這可能導致收息強化股份的每股資產淨值即時減少。數據以最近曆年年底以來的分配為基礎,並不包括特別現金股息。配息型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且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基金近12個月內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查詢。涉及從基金本金中支付配息的任何分配,或會導致基金每股資產淨值立即下降。基金投資所涉及的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波動性及槓桿風險)可能導致台端損失部份或全部投資金額。匯率相關費用可能對基金淨值或收益產生不利影響。

    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任何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基金係經專案豁免持有衍生性商品限制之基金。由於使用衍生性商品可能產生額外的部位風險造成基金淨值高度波動及衍生其他風險,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多元收益債券基金、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基金、總回報債券基金、美國高收益債券基金、全球實質回報債券基金、全球投資級別債券基金、美國股票增益基金、全球債券(美國除外)基金、全球債券基金及歐元債券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相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可供比較之指標投資組合之VaR值的兩倍。短年期債券基金、絕對收益債券基金及動態多元資產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絕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基金投資涉及投資新興市場部份,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此外,依金管會規定,境外基金投資於中國大陸證券市場僅限掛牌上市有價證券及銀行間債券市場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大陸及香港,基金淨值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地區之法令、政治或經濟環境改變而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http://www.pimco.com.tw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http://www.fundclear.com.tw查詢。

    在極端情況下,基金的價值可能顯著低於投資本金,而在最壞的情況下,甚至可能失去全部投資價值。

    投資涉及風險,台端的投資可能會蒙受重大損失。投資價值及其任何收入可升可跌。

    投資人不應單憑本網站資料而作出投資決定。

    除非向台端銷售的中介人認為有關產品適合台端,並已說明產品如何符合台端的投資目標,否則台端不應作出投資。

    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的保證或可靠指標,且不保證未來將可取得類似的回報。

    A company of Allia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