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英國大選將近,經濟和市場將如何發展?

英國將於12月12日舉行大選,PIMCO對英國大選為經濟和市場帶來的影響有以下的觀點。

國將於12月12日舉行大選。鑒於政黨分崩離析且英國採取「領先者當選」選舉制(First-past-the-post electoral system),選舉結果的不確定性很高。目前的民調結果顯示,保守黨將贏得絕對多數。不過票數差距很小,再者,考慮到英國現階段的政治分裂情況,以往的民調與席次比對模式恐怕不夠精確,且未來幾週的民調可能會搖擺不定。

針對英國大選,整體來看,PIMCO認爲「保守黨佔絕對多數席位」或是「懸浮議會」(Hung Parliament, 即沒有一個政黨在議會內取得絕對多數),這兩種結果的可能性是相同的。

如果保守黨獲得絕對多數,PIMCO預計英國議會將批准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的脫歐協議。根據該協議,如果英國和歐盟雙方在明年夏天之前達成共識,英國脫歐之過渡期將延至2020年底或是2022年底。之後,英國會脫離該單一市場與關稅同盟,北愛爾蘭則維持英歐混合關稅體制。

PIMCO分析,如果出現懸浮議會的狀況,則不確定性可能會持續。這一結果可能導致英國進一步推遲脫歐時程、抑或批准強生的脫歐協議,甚至是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但無論如何,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非常低,畢竟只有一個政黨(脫歐黨Brexit party)汲汲營營於打造無協議脫歐平台。

PIMCO對英國大選為經濟和市場帶來的影響有以下的觀點:

1. 英國經濟成長將有限

  • 英國經濟成長自今年年初以來已經有所放緩,主因脫歐不確定性以及外部需求疲弱拖累了經濟活動。倘若英國脫歐形勢在大選後進一步明朗,應可看到由需求回溫和遞延項目啟動所帶來的投資增加與商業信心增強,但不一定顯著持久或令人驚艷。此外,歐盟和英國之間未來貿易如何精確擬定的不確定性仍將延續,恐也會阻礙企業投資。更重要的是,英國的經濟成長將繼續受到全球形勢的影響,特別是英國兩個最大出口市場美國與德國的經濟成長預計將放緩。然而一個新國會或許有機會為較穩定的政治局面與2020年的財政寬鬆措施鋪出一條康莊大道,如此應可稍微抵銷前述不利因素的衝擊。整體而言,PIMCO預測,儘管在大選後可能看到英國經濟活動的短暫復甦,但英國經濟成長在2020年將「維持」或「低於」整體趨勢水平。
  • 通膨方面,英國國內成本壓力升高,薪資成長接近11年來高點,生產力成長率卻相對低迷。無論脫歐協議版本為何,PIMCO認為企業會自行吸收薪資的上漲,將其反映在本身的利潤上,而不會轉嫁給消費者,一如我們在歐洲其他地方普遍觀察到的趨勢。PIMCO預計直到2019年底至2020年初,英國通膨率將保持在略低於英國央行2%目標的水準。英鎊一旦因英國達成脫歐協議而大幅升值的話,將升高通膨減緩的壓力。
  • 從中期來看,英國首相強生的脫歐協議可能會在某種程度上削弱英國的潛在成長,並加劇英國本來就疲弱的生產力狀況。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之外,英國和歐盟之間將存在關稅與非關稅壁壘,從而降低兩個區域之間的貿易往來。成長會減弱到何種程度端視接下來幾年談判出的未來貿易安排模式而定。生產力幾年來都處於壓縮水位,生產力趨勢某種程度的平均回歸或可大幅抵銷與歐盟之間新貿易安排所帶來的負面衝擊。

2. 英國央行暫時觀望

英國央行日前判斷,如果英國順利脫歐,則其政策利率可能必須在有限的範圍內逐步上調,但PIMCO對此持懷疑態度。隨著歐洲央行(ECB)和美國聯準會(Fed)雙雙進入寬鬆模式,英國央行實際上難以在逆勢升息的同時,又得以讓英鎊不走強且經濟活動不致降溫過甚。

PIMCO預計,英國央行將保持中立的觀望立場,在未來幾個月保持政策利率不變。如果英國經濟活動轉強,英國央行已暗示可能會緊縮政策。但是,如果外部疲軟持續,且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依然存在,PIMCO認為明年英國央行將須與全球其它央行一起放寬貨幣政策的機率將升高。

3. 全球風險情緒改善

正如PIMCO在《週期市場展望報告:疲弱的空窗期》中提及,地緣政治風險是影響全球經濟成長前景的風險因素之一。伴隨著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降低,以及美中貿易緊張局勢暫時休兵,全球經濟成長的下行風險在過去幾週似乎有所減弱,這可能有助改善全球市場情緒,特別是製造業;製造業是PIMCO在2020年預估中認定的其中一個上檔風險主要來源。

投資方面影響

整體來看,儘管短期內不確定性仍然很高,但PIMCO認為,過去幾週英國無協議脫歐風險大為降低,因而也為全球投資人帶來機會:

  • 英國銀行業評價較其他歐洲同業以及同等評級的非英國銀行業者來得低廉。PIMCO仍認為,英國銀行業的價格遠低於其基本面價值。
  • 英鎊向來是英國脫歐問題的安全閥,對消息的反應既快速又有效率。儘管近期勁揚,但PIMCO仍認為英鎊就基本面而言相對便宜。只不過在歐盟與英國之間的未來貿易安排不確定性徘徊不去的情況下,短期不太可能回到公投前水準。
  • 英國公債自2016年6月脫歐公投以來,收益率就一直遠低於美國公債。PIMCO認為,中期而言,兩者的利差趨於收斂。

有關可能對英國、歐洲及其他地方之經濟與市場造成之影響,請參閱PIMCO近期的週期市場展望報告《週期市場展望報告: 疲弱的空窗期》。

立即閱讀

作者

Ketish Pothalingam

英國信用債投資組合經理人

Peder Beck-Friis

全球總經投資組合經理人

相關文章

注意

所有投資均有風險,可能造成價值損失。投資於債券市場須承受若干風險,包括市場風險、利率風險、發行人風險、信用風險、通貨膨脹風險及流動性風險。大多數債券以及債券策略之價值,均受利率變動所影響。若屬存續期較長債券或債券策略,則其敏感程度與漲跌起伏多半高於較短存續期券種;通常情況下債券價格將在利率揚升期間走跌,且現行低利率環境亦將提高這種風險。目前債券交易對手容量縮減,可能導致市場流動性降低,以及價格波動性增加。債券投資日後一旦贖回,其價值可能高於或者低於原始購債成本。投資於以外幣計價及/或在海外註冊的證券可能因 匯率波動而涉及較大風險,亦可能涉及經濟和政治 風險;若投資於新興市場,有關風險可能 更高。未經管理之指數僅供參考,無法做為直接投資對象。

概不保證相關投資策略必然適用於所有市場狀況,或適合所有投資人;個別投資人應先評估自身的長期投資能力,尤其是在市場下跌期間。投資人在作出投資決策前,應先諮詢投資專業意見。

本資料包含了基金經理人的見解,相關見解可能有所異動,恕不另行通知。資料內容發布僅供資訊參考之用,不應視同投資建議,亦不得視為推薦或背書任何特定證券、策略或投資產品。投資人不可直接投資於非管理式的指數。文中資訊來源之可靠程度均已經過研判,惟不保證必然無誤。

Fiscal Spending Could Cause a U.S. Growth Spike – Compounding Investors’ Concerns on Inflation
XDismiss Next Article

TW

unidentified

[變更]

訂閲
Please input a valid email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