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新興市場債券:有助於建立投資組合的韌性?

配置一籃子新興市場債券或許可為投資人帶來不亞於美國國庫券的投資吸引力。

管中國與西方國家的經濟與科技發展漸行漸遠,但是兩者的金融市場卻是越走越近。來自美國與歐洲的資金以前所未見的速度流入中國債券市場,背後的原因之一在於投資人亟欲在美國與歐洲債市之外,找尋收益具吸引力且高評等1的替代投資標的。

細流、活水、巨浪

中國債市規模已躍居全球第二大。長期以來,外資不斷加速流入中國債市-尤其是政府公債市場,目前外資的佔比已從幾年前的微乎其微,如今已超過9%以上2 。2014年,境外資金開始如涓流般流入外資額度受到嚴格控管的中國市場;接著,中國政府鬆綁外資進入的門檻,原本的涓流擴大至源源不絕的活水,並使得中國納入主要的債券指數。接下來,這股源源不絕的活水能否轉變成為滔滔巨浪,將取決於投資人與時俱進的投資需求。

很明顯地,資金之所以湧入中國債市,乃是受到中國債券的殖利率吸引。目前,中國政府公債的殖利率接近3%,評等較高的中國公司債則有4-5%左右的殖利率3 。考量目前美國國庫券的殖利率如此之低,部分美國投資人開始追隨歐洲與日本的步伐,跨入海外的債券市場,更加積極地追尋投資收益。

維持投資組合的穩定性

許多投資人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投資目標:發掘與股市呈現負相關性的資產。過去30多年來,美國國庫券向來是建構投資組合的基石,不僅有助於投資組合分散配置,同時也可為股票投資部位帶來避險效益:當股價下跌時,國庫券便有機會創造資本增值。我們的同事Scott Mather(馬范德)與Anmol Sinha在「新低利時代,債券扮演的關鍵角色」一文中,探討為什麼國庫券仍是投資組合不可或缺的核心投資部位。

儘管如此,投資人開始思考是否有其他輔助的方式,能夠維持投資組合的穩定性。儘管無法完全取代美國國庫券,但是中國債券確實具有類似的避險特性-儘管風險較高。回顧2020年3月,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5年期美國國庫券殖利率下降超過95個基點,並創造超過4.5%的報酬率,同時間5年期中國政府公債殖利率下降20個基點並上漲超過1%4 。儘管1%不是太顯著的報酬率,但是我們認為中國債券殖利率仍有龐大的下降空間。

配置一籃子新興市場政府公債

除了中國以外,許多國家的政府公債同樣有助於抵禦股市風險並具備上漲的空間,例如波蘭、捷克、以色列、新加坡、南韓、秘魯、與智利等高評等新興國家,同樣具備類似中國政府公債的特性-當然避險效果與風險水準各不相同。事實上,比起單一國家的政府公債,投資一籃子政府公債或許更能締造一致的避險效果。回顧過去,包括中國在內等10個高評等新興國家公債的一籃子投資部位,報酬特性向來與美國國庫券十分接近,同時對於全球股市發揮的避險效果同樣不遑多讓(下圖)。藉由分散配置不同國家,投資人亦可分散各國的非系統性風險,一籃子新興市場公債投資部位貼近美國國庫券的報酬特性,而不會受到單一國家的影響。

The chart shows that yields on a basket of 10 high quality emerging market local five-year government bonds, with their currencies hedged to the U.S. dollar, has tracked five-year U.S. Treasury yields closely, declining from a little over 4% in January 2008 to less than 1% in July 2020. The basket includes the Malaysian ringgit, Czech koruna, Polish zloty, Singapore dollar, South Korean won, Thai baht, Chilean peso, Chinese yuan, Israeli shekel, and the Peruvian sol. The issuing countries are rated investment grade by either S&P, Moody's or Fitch.

事實上,早從10多年前開始,隨著新興國家建立獨立且值得信賴的央行、保險公司與退休基金累積大量的機構投資人資金、以及政府大幅減少外幣計價負債,新興國家的金融體系日趨健全,因此配置一籃子高評等新興市場債券可為整個投資組合增添穩定的效果。

當然,倘若投資新興市場政府公債的目的只是著眼於公債與股票之間的負相關性,此時務必要對債券的計價貨幣採取避險,因為匯率波動性常遠遠高於債券本身的殖利率。儘管貨幣避險的成本可能會降低債券的收益,但卻有助於保護債券本身的投資價值。此外,貨幣避險造成的收益損失程度可能比你想像得要低很多。對於以美元作為基礎貨幣的投資人而言,外匯避險合約常可提供具吸引力的隱含溢酬,因此債券收益率有機會比美國國庫券來得更高。

面對後疫情時代未知的投資環境,投資人必須更謹慎地建構投資組合,並思考是否有其他替代的方式,建構更有效率、報酬來源更多元的投資組合。

關於各類資產之詳細投資觀點,請參閱PIMCO資產配置展望:「以韌性抵禦不確定性」。

立即閱讀

進一步瞭解核心型債券對於建構均衡投資組合的重要性,請參閱「新低利時代,債券扮演的關鍵角色」一文。

立即閱讀

Pramol Dhawan是PIMCO新興市場投資組合管理團隊主管。Ran Duan是PIMCO新興市場分析團隊主管。



1依據標準普爾、穆迪、與惠譽之評等
2資料來源:Haver Analytics
3資料來源:彭博資訊、摩根大通
4資料來源:彭博資訊
作者

Pramol Dhawan

新興市場投資組合管理團隊主管

Ran Duan

新興市場分析團隊主管

相關文章

注意

注意

過往績效並非未來結果之保證或可靠指標。

所有投資均有風險且可能造成損失。投資於外幣計價及/或在海外註冊的證券可能因匯率波動而涉及較大風險,亦可能涉及經濟和政治風險,若投資於新興市場,相關風險可能更高。匯率可能會在短期內大幅波動,並可能減少投資組合的回報率。投資於債券市場須承受若干風險,包括市場風險、利率風險、發行機構風險、信用風險、通貨膨脹風險及流動性風險。大多數債券以及債券投資策略之價值會受利率變動所影響。若屬存續期較長的債券或債券策略,其敏感度與波動性大多高於存續期較短的券種;當利率走升,債券價格通常會下跌,且低利率環境亦提高此風險。債券的交易參與量縮減,可能導致市場流動性降低,以及價格波動加劇。債券投資贖回時,其價值可能高於或低於原始購債成本。特定一檔證券或一整類證券的信用品質,並不足以確保整體投資組合的穩定或安全必然無虞。多元配置概不擔保絕無損失。

有關金融市場趨勢的陳述與聲明,均以當前市況為準,往後的市場狀況仍將有所波動。概不保證相關投資策略必然適用於任何市況,或適合所有投資人。個別投資人應自行評估個人長線投資能力,尤其是在市場下跌期間。投資人於投資決策擬定之前,應先徵求自身投資專業人員見解。展望及策略均有可能變動,恕不另行通知。

Beta係數是衡量價格相對於市場變動之敏感程度。市場的Betat係數為1。相關性則是反映兩檔證券個別走勢之彼此關聯 程度的統計指標。

Emerging Markets Asset Allocation: Opportunities in a Time of Uncertainty
XDismiss Next Article
PIMCO

TW

unidentified

[變更]

訂閲
Please input a valid email address.
關注PIMCO:

    資料來源:PIMCO、晨星、基準指數數據供應商。

    PIMCO Funds: Global Investors Series plc 是一家傘型基金形態之可變資本開放式投資公司,並根據愛爾蘭法例以註冊編號276928註冊成立之有限責任公司。

    除非特別註明全名,否則本網站所提及之「品浩」、「PIMCO」、「我們」均係泛指 PIMCO 集團整體,而非單指品浩太平洋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本境外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均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台端有責任了解及遵守任何相關司法管轄區域的所有適用法律及規則。

    根據可轉讓證券集體投資計劃(UCITS)規例成立的傘型基金,旗下會再有不同的基金投資於多種投資項目,包括但不限於固定收益工具、證券及金融衍生工具。每檔基金均有不同的投資目標及/或風險概況。

    基金可主要投資於不同類型的固定收益工具。

    基金可廣泛地投資於或會涉及額外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槓桿及波動性風險)的金融衍生工具。

    部份基金或會廣泛地使用衍生工具以實現投資目標,包括較為複雜的衍生工具,這可能導致基金資產淨值的波動性增加。在不利情況下,基金使用衍生工具作對沖目的或會變得無效,而基金可能因此蒙受重大損失。使用衍生工具可能導致槓桿、流動性、交易對手及評價風險上升。部份基金可投資於高收益證券,與評級較高的證券比較,其潛在的價格波動可能較高,而流動性可能較低。該等投資須承受利率、信貸及降級風險。部份基金或須承受投資於可能較為波動的新興證券市場及新興市場貨幣的風險,以及投資於單一或限量市場或行業的集中風險。

    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高收益債券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高收益債券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能承受較高風險之非保守型投資人。

    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投資人於配息時應注意基金淨值之變動。就收息強化股份而言,本基金得依裁量從本金中支付股息,並計算股份類別貨幣對沖所產生的收益率差額(構成以本金分配)。收息強化股份應支付的管理費及其他費用亦可從收息強化股份的本金中扣除,導致用作分配股息的可分配收入增加,因此,收息強化股份實際上可能是從本金中撥付股息。這可能導致收息強化股份的每股資產淨值即時減少。數據以最近曆年年底以來的分配為基礎,並不包括特別現金股息。配息型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且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基金近12個月內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查詢。涉及從基金本金中支付配息的任何分配,或會導致基金每股資產淨值立即下降。基金投資所涉及的風險(例如:市場、交易對手、流動性、波動性及槓桿風險)可能導致台端損失部份或全部投資金額。匯率相關費用可能對基金淨值或收益產生不利影響。

    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任何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基金係經專案豁免持有衍生性商品限制之基金。由於使用衍生性商品可能產生額外的部位風險造成基金淨值高度波動及衍生其他風險,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金、多元收益債券基金、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總回報債券基金、美國高收益債券基金、全球實質回報債券基金、全球投資級別債券基金、美國股票增益基金、全球債券(美國除外)基金、全球債券基金及歐元債券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相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可供比較之指標投資組合之VaR值的兩倍。短年期債券基金、絕對收益債券基金及動態多元資產基金之總曝險將以絕對VaR風險值模型來衡量並管理使用金融衍生性工具相關風險,其使用衍生性商品所產生之部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投資人因不同時間進場,將有不同之投資績效,過去之績效亦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基金投資涉及投資新興市場部份,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此外,依金管會規定,境外基金投資於中國大陸證券市場僅限掛牌上市有價證券及銀行間債券市場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大陸及香港,基金淨值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地區之法令、政治或經濟環境改變而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http://www.pimco.com.tw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http://www.fundclear.com.tw查詢。

    在極端情況下,基金的價值可能顯著低於投資本金,而在最壞的情況下,甚至可能失去全部投資價值。

    投資涉及風險,台端的投資可能會蒙受重大損失。投資價值及其任何收入可升可跌。

    投資人不應單憑本網站資料而作出投資決定。

    除非向台端銷售的中介人認為有關產品適合台端,並已說明產品如何符合台端的投資目標,否則台端不應作出投資。

    過往表現並非未來業績的保證或可靠指標,且不保證未來將可取得類似的回報。

    A company of Allianz